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

星投娱乐最新客服

13697664217
联系方式
全国服务热线: 13697664217

咨询热线:15565668898
联系人:潜龙军
地址:西藏自治省拉萨市色拉路第六安居园

贾跃亭又坑恩人?韬蕴7263万资管计划逾期

来源:星投娱乐最新客服   发布时间:2019-11-05   点击量:98

文/詹方歌

来源:市界newsseeker(newsseeker)

因“接盘”易到等乐视系资产而扬名的韬蕴资本最近麻烦不断。

有知情人士向市界透露,联储证券的“聚诚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聚诚1号”)到期未能兑付,逾期款项共计7262.6万元。此前,联储证券回应投资者称,“聚诚1号”的融资由韬蕴资本投向乐视及易到用车,无法及时归还,导致逾期。

9月5日,市界致电韬蕴资本,询问逾期一事是否属实,对方称:“暂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韬蕴资本,曾经作为乐视忠诚的“白衣骑士”频频现身。2017年乐视危机爆发,乐视生态圈下的易到用车首当其冲,创始团队与乐视之间矛盾激烈。危难关头,80后投资人温晓东的韬蕴资本匆忙接盘易到。实际上,除了易到,乐视影业、乐视体育等公司均有韬蕴系的身影。

此次资管计划逾期背后,韬蕴资本的资金压力已隐隐浮现,兑付危机的背后是“火势”由乐视向外渐渐蔓延开。

钱投向哪儿?

2016年8月18日成立的“聚诚1号”,背后的实际融资人为韬蕴资本,走了一个信托通道,这些募集资金本将投向中孚实业、首钢股份等定增项目,而市界查阅,这些项目要么“流产”,要么没有韬蕴资本的身影。

蹊跷的是,逾期兑付后联储证券给的说法却是,韬蕴资本把钱投向了乐视及易到用车。

近期,市界独家获取的资管计划书显示,“聚诚1号”项目计划规模为1.7亿元,实际总规模为1.52亿元,共分为三期,每期期限为24个月,业绩集体基准根据投资总额分为8%、8.3%、8.5%三个等级。

此资管计划用于投资西藏信托成立的“西藏信托-韬蕴资本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背后的资金是投向韬蕴资本的项目。

联储证券发布于2018年9月3日的公告显示,韬蕴资本应于2018年7月19日偿还第一期信托贷款本金的10%,共720万元;并且应于8月19日偿还剩余本金6480万元,以及对应利息62.64万元,但韬蕴资本并未还款。

兑付逾期后,联储证券客服对投资者回应称:韬蕴资本募集到的资金投向了乐视和易到用车。韬蕴资本作为易到用车大股东,需要维持易到用车的运营,没能按时归还资金。公司已与担保方和融资方进行沟通,要求进一步增加增信措施。

韬蕴资本,注册于2014年,前身名为“韬蕴(北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背后实控人为80后投资人温晓东。天眼查显示,韬蕴资本对外投资公司有35家,其中包括一并入主易到的蓝巨投资(韬蕴资本持股75%)。2015年开始,温晓东通过执掌的主要资本运作平台韬蕴资本和蓝巨投资,频繁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联储证券2016年5月的尽调报告提及,资金“最终用于韬蕴资本对外参加定向增发等投资项目”,拟投资项目包含首钢股份定增、中孚实业定增、上汽集团定增、北汽股份股权收购投资项目等,并未提及乐视及易到用车。

实际上,首钢股份、中孚实业的定增均“流产”,蓝巨投资官网对此也有所显示。而上汽集团最终定增对象也并没有韬蕴资本的身影。

尽调报告中介绍,中孚实业非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不超过45亿元,韬蕴资本将以4.19元/股的价格,认购7908.6万股,投资金额共计4.5亿元。而2017年6月,中孚实业发布公告称,其与北京蓝巨房地产投资基金管理中心的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协议已经终止。

彼时,尽调报告中联储证券给出的综合分析认为:保守预计韬蕴资本及其关联方于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可实现现金总流入约33.12亿元,现金总流出约13.11亿元,现金净流入金额约20.01亿元,可完全覆盖本资管计划借款本息。

然而到2018年本该兑付的日子,这款产品却逾期未兑付。

抵押物价值被高估?

“聚诚1号”资管计划发行的一年后,韬蕴资本仓促入主易到,接盘一个“烫手山芋”,迅速成为舆论焦点。

2017年7月,据韬蕴资本声明,公司在6月28日与乐视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实现对易到的控股,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以解决提现问题。

接近韬蕴资本的相关人士对市界表示,这个决定是温晓东极力主张的,而合伙人对此的共识是:20亿的债权买了一个50亿的债务。

目前,蓝巨投资官网中对于易到的阐述停留在2017年11月,“韬蕴资本自介入易到以来,虽然一直勉力注入资金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转,但由于法律关系未能确认使得我们无法系统地解决一些问题。”

▲ 望京SOHO商业塔楼

显然,韬蕴资本并未将易到带出泥沼,甚至不得不为此前的“慷慨解囊”付出代价。目前,联储证券已经采取多项措施,推动归集资金,其中包括联系买房处置抵押资产。接近韬蕴资本的知情人士也对市界确认,韬蕴目前的确拿不出钱还,正在处置房产。

市界获得的材料显示,吴宝霞、乾宸百合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荆绍峰(吴宝霞之子)以其名下面积总计5565.45平米的房产为“聚诚1号”资管计划提供抵押担保。

抵押担保物均是位于北京核心地段的商业写字楼,包括北京通用写字楼、日坛国际贸易中心、望京SOHO商业二号塔等。由北京仁达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进行预评估,其预估总价值为2.9亿元,本金抵押率为58.6%。

其中,通用国际中心估价1.16亿元,日坛国际估价1.05亿元,望京抵押物估价6913万元。望京抵押物单位建筑面积价值最高,为每平米8.88万元。

此前,联储证券的客服对投资者回复时提到,“聚诚1号”的抵押物是北京的核心区域的商业物业,可以覆盖本金和收益,“我司将尽快处置抵押资产,然后全力尽快兑付”。

但接近韬蕴资本的知情人士对市界透露,这些抵押物在评估的时候是被高估的。“都是小面积的写字楼、商业物业,本身还有贷款未还清,当时的评估价是偏高的。因为房产内还有租户,处置起来比较麻烦。”

而市界查阅房产交易网站,望京SOHO写字楼的单价在4万/平米到5万/平米左右。

上述知情人士称,吴宝霞与韬蕴资本实控人温晓东仅是生意合作关系,吴宝霞之所以愿意为韬蕴资本进行担保,“主要是出于对王嗣明的信任,王是温晓东最大的个人LP”。

资本玩家温晓东

被打上“乐视接盘侠”标签的温晓东,1983年生人,比贾跃亭小了整整十岁。此前谈及贾跃亭,温晓东都颇为推崇。

▲ 韬蕴资本实控人温晓东

“接盘”易到之前,韬蕴资本和乐视的合作已经很深入。2014年8月,乐视网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蓝巨投资也欲出资15亿元,但该计划随后折戟。温晓东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表达过对贾跃亭的赞许:“贾跃亭是一个前瞻性很强的经营者”。或许正因如此,他从不吝啬对于乐视的支持。

这一点,“聚诚1号”的尽调报告中可见一斑。韬蕴资本的已投项目情况显示,从2015年6月起,韬蕴资本通过旗下关联公司韬蕴影视、蓝巨控股、蓝巨置业等陆续向乐视集团投资共7亿元,其中6.8亿元为自有资金,截止到2016年5月还未退出的有乐视网络和乐视体育。

市界查阅蓝巨投资官网,其投资案例中也提及与乐视的合作,其中乐视汽车(3.3亿元)、乐视影业(未披露)、乐视体育(3.2亿元)、乐视移动(2亿元)。此前,还有媒体爆出,韬蕴资本曾与乐视合作投资懒财网。

天眼查信息显示,韬蕴资本旗下的北京韬蕴二号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了乐视体育,持股1.6%;韬蕴(北京)影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乐视影业0.14%;乐视控股与韬蕴资本曾经共同成立兴乐投资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温晓东曾对媒体坦言,自己无家世,也不是明星投资人。这一点市界从知情人士处得到印证,“温晓东只是一个新疆出生,跟随继父广东长大的普通人。”

温晓东说,自己的投资方法之一就是看准以后迅速出手。但公司内部对于温晓东的决策颇有微词。当年收购易到时,温晓东曾说:“公司内部反对的人不少”。接近韬蕴资本的人士也对市界表示:“越是别人看不上的项目,他(温晓东)越是觉得价值巨大。”

彼时,温晓东接受腾讯科技采访也强调,“不管贾跃亭会怎么样,这个公司的质地是好的,价格便宜的话就值得进入。”

虽然当时的温晓东信心满满,但乐视阴影下韬蕴资本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

今年5月,新京报报道,小村资本旗下管理的一只涉及完达山乳业Pre-IPO的基金延期兑付,背后的实际借款人为韬蕴资本,有知情人士对新京报称,募集到的资金并未投入到该项目上。

一边是延期兑付,一边是继续资本运作。今年7月,韬蕴资本以2.53亿元接盘赫美集团第四大股东近5%的股份,这一操作让赫美集团低迷的股价得到提振。而8月9日,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将收购易到用车运营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53.82%的股份。有市场分析认为,这是韬蕴资本有意将易到装入上市公司中。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韬蕴资本与中植系也有合作。2017年,恒大地产引进战投,韬蕴资本与中融鼎新联合成立的子公司——“中融鼎兴”以1.32%的份额进入。2018年7月,恒大地产颁布2017年度利润分配议案,中融鼎兴分得2.73亿元。天眼查信息显示,中融鼎兴目前仍持有恒大地产0.96%的股权。

虽然因接盘乐视资产而一战成名,但是不知道韬蕴资本的故事会如何继续,能不能摆脱乐视带来的阴影。

, 1, 0, 13);

相关产品

COPYRIGHTS©2017 星投娱乐最新客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98